阿拉丁集团
021-51879879

寻访千年珙桐第三章:千年传奇

2018-02-07 15:57

屹立千年终相见只因缘分时机到

山中古寨渊源长新人拜树一线牵。


上回说到,我们一路“奔”向了另一方向。

说是“奔”,其实比爬还慢,佛顶山西南面的陡峭,对我们的伤害值,绝对是double的。直到半个月后,一想到这段经历,我都会忍不住摸摸屁股。

“董师傅,这最先发现千年珙桐的人,到底是谁?”,我追上在前面带路的老董问道。

“是山里的原住民,好像外面人叫他们什么来着,我想想,”老董想了好半天,“啊,对了,仡佬族!”

这趟旅行的准备工作,从我们这行头就能看出来。

压!根!没!准!备!

“仡佬”两个字,5个人有3个人不认识,接下来的路上,我们没有再多问,只是默默的下山、摔倒、爬起、再下山、再摔倒、再爬起,好一番折腾之后,我们终于来到了山脚下。

“这边走”,老董抽着烟,指着一条小路说,“前面的路好走很多,我们动作快点,太阳很快就要下山了。”

我们抬头看了看太阳,此刻小半个太阳已经看不到了,便纷纷加快了脚步。

“天一黑,别说你们,就是我们这样一辈子生活在山里的人,太阳下山了一般也不会随便出来走动。”


“山里头有太多说不清的事,一到晚上,那些野生动物就开始活跃起来了,你们是来的时间好,如果早几个月,走路还得小心踩到蛇。”

沿着小溪,顺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大约半小时,借着西落的夕阳,一座极富民族特色的村寨展示在我们的面前。伴随着渺渺的炊烟,数座搭建在碎石堆上的木屋,静静的看着我们这几个不速之客。

在村民的注视中,我们走进了村子,“这里才是真的深山里头,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人,他们都在看稀奇,”老董说道,“这些房子都是祖祖辈辈的老宅,几百年差不多有了。”

一阵咔咔咔四处乱拍后,我们来到了一座三层房子前。

“老陈,你家来客人了!”老董喊到。

只见一名和老董年龄相仿的老师傅从楼上快步走了下来,自然这就是我们的二号目标人物——千年珙桐的发现人陈南翔。不同于老董的笑吟吟,老陈的眼神中有一种鹰的锐利,一问才知道,老陈以前是一名猎人。

正如老董所说,这里地处深山,很难能见到外人,家里能来客人这事,一年可能都没几次,而今天老陈家,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,瞬间比过年还热闹的。

而我们,也第一次见识到了仡佬族的热情,眼看到了饭点,老陈让家人招呼我们,自己开始霍霍磨刀,开始杀鸡准备晚饭。

肚子里的沙琪玛、野果早就消化完了,饥肠辘辘的我们不再假客气,在简单吃过土鸡和晚餐后,我们一众人,和老陈围坐在了火炉前。

陈南翔,土生土长的山里人,祖祖辈辈就生活在这里,从他记事起,就没怎么离开过这里。这大山连带着一草一木,在他们看来,都如同神明一般。

虽然我们都觉得老陈的土烟有点呛人,但这发现珙桐的故事,实在让我们深陷其中。

珙桐的故事一直在仡佬族中流传,但仡佬族却没有自己文字,所以很多东西只能代代口述,在诸多传说之中,就有着这棵珙桐王的传说,但可惜早就没人知道这棵树的具体位置。而天生对大山怀有敬畏之心的仡佬族人,即便是老陈这样有经验的猎人,也不敢去到太深的地方去寻找。

直到去年五月中的一个早上,老陈的媳妇在小溪边洗衣服,突然间水面上飘过的一朵巨大白花吸引了她的注意,珙桐花对仡佬族人而言一点不陌生,但这么大的花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她带着这朵将近两个手掌大的珙桐花回到家,交给了老陈,强烈的好奇,驱使这个老猎户沿着水流的方向去寻找。猎户毕竟是猎户,看水流,看风向,根据一连串普通人根本就无法发现的蛛丝马迹,老陈惊奇的发现,那棵传说中的千年珙桐,居然离村寨如此之近。

只可惜我们来的时候,珙桐叶子都没剩下几片了,老陈口中描述的关于他第一次见到珙桐时候的震撼,让我们听完深感来晚了。

“那天我就顺着小溪,再根据风向,大致判断出了珙桐的位置,”老陈抽着那略呛人的土烟,和我说道“我越往前走,地上发现的白花就越多,我心里知道自己没有走错方向,然后我就看到了一颗巨大的白树。一阵山风吹过,只见好多白花飘落,就像一大群白鸟飞落。”

老陈低头又抽了一口,我们一众人不由咽了口口水。

“待我走进一看,果然是一棵巨大的珙桐,怎么看怎么像祖上歌里唱的那样,‘参天珙桐两边开,新人牵手花遮羞’,传说中的珙桐,就是从中间一分为二的,而且这珙桐花,大得就像个小帘子,已经可以拿来遮羞挡脸了。”

“这个‘新人’,说的可是新婚的人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“是的,说的就是刚结婚的人,这山歌我们从小就会唱,但我爹爹的爷爷那辈,就没人知道这棵树在哪了。”

“其实我也是听老一辈说的,以前我们族的人,结婚步骤可比现在麻烦多了,新婚的人,要去参拜珙桐,祈求平安的,后来连年战乱,这个风俗就断了,再后来,连老祖宗那棵树,忽然也找不到了,说出来也真是惭愧。”

说到参拜,我突然想起了背包里那半截筷子,于是赶紧取出交给老陈。

借着微弱的灯光,老陈眯着眼端详了一会,大笑道“这的确是我们族的筷子,其实也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,我奶奶的嫁妆里,就有两副一模一样的筷子。”然后又是一阵吞云吐雾。

“这应该是以前的新婚夫妻,上山拜树用的。”老陈解释道,“下山的时候掉落在地上,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又被你捡到了。”

说罢,老陈低下头,接着抽烟,昏暗的木楼内,只能听见竹炭时不时发出炸裂的啪啪声。

过了好一会,老陈才接着说,“这大山太深,太多的事说不清,我们谁都没想到这千年的珙桐,不仅真的存在,而且离我们并不是很远。”

“我们这些所谓的山民,其实也不敢太深入深山,不仅仅有什么毒蛇猛兽的,其实还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。”

“说不清的东西?”我们瞬间来了兴致,难道还真的和盗墓小说一样?

“这佛顶山往梵净山的方向去,大山深处,有一棵更玄乎的树,外面来的人,都叫它罗汉树,就因为那叶子好像一个打坐的罗汉。”老陈边说边和我们比划。

“外面的人?不是村里的人么?”我们问道。

“还真的不是村子里的,我们也没问他们是哪里来的,只是他们每年6、7月都去一次,神神秘秘,好像是做什么法事。”

“但这山林实在太密太大,前一年做的标记,第二年根本就找不到,”老陈换了一盆新的炭火和我们说道,“那群人和我说这叫佛缘,佛缘未到,那就找不到这棵树了。”

我们听完后,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“真难得还有人像你们一样,愿意为了看一棵树,大老远跑到我们这深山里来。我们这里的年轻人,全部跑外面打工去了。”老陈叹了一口气,“好多祖上传下来的东西,这么下去,真的要失传了。”

我们一众人,不知道该如何接口,只能低头抽烟。

翌日,我们收拾好东西,和老陈夫妇道别后,便起身返程。沿着这条碎石矮墙“挤”出来的小路,我们再次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小山庄,整个村子,以两棵巨大的银杏树为中心,向四周扩撒,所有的木楼,均搭建在一米多高的碎石堆上。


后记

3天,3000多公里来回,回到上海的我们,恍如隔世一般。犹记老陈那句“好多祖上传下来的东西,这么下去,真的要失传了”,是不是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?

在写给Boss孙的报告中,我特意写上了这么一段:

珙桐作为仡佬族婚俗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应随着历史而湮没。阿拉伊甸作为上海第一婚庆园,我们应该继承这一文化习俗,并将其推广,后续建议:

①  移植珙桐,让更多人认识珙桐

②  将参拜珙桐的仪式,植入现代婚礼

③  饲养更多白鸽,不仅有鸽子树,更有鸽子


耳边,似乎又传来了老陈的哼唱声

参天珙桐两边开

新人牵手花遮羞

树下起誓厮相守

今生来世不分开

不分开啊

不分开


往期回顾:

寻访千年珙桐第二章:初识

寻访千年珙桐-序章